婚姻原来能这样经营

GCC專訪-婚姻
1)你是如何找到/寻尋求你的calling?
从各方面寻求印证,我所经历的印证我都有紀錄下来,其中包含几年前Pastor Brian来在一次聚会中向我预言,说我会是entrepreneur 当下还提到 Thank You water 的故事,后来我也是透过Thank you water 的书得到关键的激励。 当时对自己的工作很不满意,以为马上就要辞职创业做生意做早餐店之类的,现在回头才发现或许上帝要我做的entrepreneurship 不是我想的business entrepreneurship而是社区。 当时对于执行接受到的预言是冲动的但是如今却感觉是平安的。过去我跟我父母生活很多年, 对于长辈面对生活上的需要与困扰我非常了解,当初这些对于我是很大困扰,我也常常投訴,后来我才发现那是上帝对我的熬炼,让我能够感同身受,才会把投诉埋怨的力气转化为服侍长辈群体的动力passion,从得到预言那天起,我心里也一直渴望能够知道自己的乎召,后来陆陆续续记下了许多印证,这些印证现在也累积两页A4 但是因简略分享这里不提了。我不常参与特会,但是几年前立志把特会的领受活出来,那次特会的讲到特别有提到如何改变,透过 改变自己 >家人>*社区* >城市 ?国家,我才开始调整自己的生活时间安排优先次序习惯,灵修,自我牧养等等改变与调整自己,让自己吸收了leadership与change的知识,才有能力建立改变自己与他人的DNA。后来立志要做community leader 后,也陆陆续续得到许多各个方面的印证、鼓励、适时的帮助等等,也有得到圣经经文的印证比如

“「在白髮的人面前,你要站起來;也要尊敬老人,又要敬畏你的神。我是耶和華。”(利未記 19:32)

等等以上内容简短分享一些寻找乎召的歷程

2)你在跟隨上帝的呼召時遇到什麼挑戰?

旁人的不理解质疑等等, 害怕失败, 时间执行等等。

3)Any suggestion to men as a leader of the family?

Make sure you are led by God. Don’t expect 100% support from your wife because when it comes to leadership most of the time you have to step ahead and figure things out and there will be doubts, misunderstanding. My wife is my biggest opposition but she is also my biggest supporter and now she is my biggest helper. She has more fans among my seniors group than me and people love to see couple serve together so make sure you pick your wife up along the journey. It makes no sense to put your life into empowering everyone and for me every seniors but leaving out my wife.

Bonnie:

1)你是如何順服上帝放在丈夫身上的呼召?

現在我以丈夫的呼召為榮,也樂意服事不同的族群,所以要去和他一起服事長輩,並不是很困難的順服。

但是過去兩年在他剛開始在尋求時,在旁邊的等候和觀察,是蠻需要耐心的一段過程,也曾經非常希望丈夫可以和我一起在教會服侍,所以軟硬兼施的希望可以影響他或改變他,做我喜歡做的事,但是不但沒用,反而造成我們關係上的傷害,因為我不自覺地想改變他,對他的不理解以至於充滿論斷和批評。

後來我常會問自己,如果丈夫做的事情不是違反真理,為什麼不順服?是因為驕傲,覺得自己的想法比較好?還是搞錯了順序,想替代丈夫的位置為事工/家庭負責?反覆的過程讓我對順服有很多反省。

不斷反覆的過程也發現自己的小信,對於未知的事情的恐懼。

現在在丈夫堅持的帶領下,也慢慢越來越有信心,雖然也不知道未來的方向和發展,但是我看到丈夫努力尋求且願意專心擺上的態度,另外也被他愛鄰舍,為他人付出的心感動,很感恩可以在社區中操練我們的信仰。

2)過程當中碰到什麼挑戰?

在長輩同路人的草創階段時,對事工的推動沒有很清楚明確的做法,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常常感覺不知所措,不知道可以做什麼去成為所謂的幫助者。

當我們開始起步的時候,我又還常常還在忙著其他事情,看到他一個人在籌備活動,心裡很虧欠,那時候在時間和精力上的拉扯,覺得非常挑戰。

決定專心協助長輩同路人的事工時,要面對離開自己熟悉的環境、教會和同工,心裡很不捨,也花了很長的時間去禱告和預備自己的心。

另外就是在面對意見不同的時候,要學習拿捏說話的智慧,配合他的步調,也要接納自己意見不被採納。

3)Any suggestion to women as a helper of the man in the family?

常常確認自己在基督裡的價值:

做幫助者的神聖任務是上帝給的,不是先生給的,我們是丈夫不可或缺的助手,可以成為他心裡的倚靠,這樣,就不會因為覺得沒有得到自己應有的回饋而心有不甘。

主動察覺丈夫的需要:

峰哥不常會提出對我的要求,所以不管是推動事工上實際的協助,或是他在分享新的idea時的專心,都需要刻意的練習觀察或甚至問他,他當下所需要的支持和幫助。

以丈夫的需要/異象為優先:

我認為大多數的時候,太太的想法都是很好的,但是那不代表那是事工/家庭的方向,我想神既然設立家庭的目的是讓丈夫做頭,那麼我們女人的異象要擺在男人之後,如果我們對神有信心,相信神一定會為我們預備我們合適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