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時間高過人的時間 – 葉昶伸

來到澳洲不知不覺已經快半年,因為上帝的帶領和許多人的幫助,讓我有機會能來到國外讀書,我感謝生命中的每一段經歷,即便有些時候看似波折,但當你有一天回過頭來,會發現原來這都是上帝最美好的祝福。

  在2014年的五月,我抱著增廣見聞的心態來到澳洲打工旅行。在那之前,我經歷了人生十分迷惘的一段日子,雖然畢業與設計系,卻不斷從事毫不相關的工作,完全不知道未來的方向是什麼,渾渾噩噩地在遊戲中度日。或許只是想找個理由離開那時的環境,逃避現實,在教會一個弟兄的幫助下我來到了墨爾本。感謝神的看顧,我在這裡認識了榮耀城教會這個大家庭,受到很大的照顧和牧養。

  那時覺得澳洲是個充滿各種機會和可能性的地方,我也特別嚮往在國外生活及工作的感覺,所以當兩年的打工旅遊簽證結束後,便憑信心申請了八月開課的技職學校,希望能以技術移民的方式留在澳洲。

  當時預計先回台灣兩個月,整理一下再回澳洲,卻沒想到遭遇了各種困難。申請學生簽準備體檢資料時,我得知自己原來有遺傳性高血壓,而血壓超標導致醫院無法幫我提交體檢表。我的雅思成績因為差0.5分沒有達到學校的入學門檻,需要多花約七萬台幣的費用上語言學校後才能銜接正式課程。而原本的學校由於選擇的很倉促,後來看評價似乎也不是很好。基於種種原因,我決定推遲入學到隔年的二月,希望用這半年的時間處理好這些問題。


  這中間還有一個插曲,關於我在美國讀書的弟弟。

他畢業後開始實習,不幸遇到公司財務危機,被拖欠了幾個月的薪水。起初他相信只要公司度過難關後就會補回他之前的薪資,所以在這期間我陸續將自己幾乎是一年的學費都借給了他,直到有一天我弟終於發現公司並沒打算還他薪資的時候他才離職。這意味著我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拿得回原本預計要用來付學費的錢,我的經濟也頓時陷入危機。

基於上述的遭遇,我一度覺得出國讀書這條路不是上帝要我走的,或許留在台灣才是 神的旨意。頓時,人生又陷入困惑,也不明白過去所學所經歷的到底有甚麼意義。我回到了以前醉生夢死的惡性循環。隨便找了份工作,下班後只想放鬆或是找朋友聊天,諷刺的是,那時我還到處跟人說很快就要回澳洲讀書,那種心虛到現在還是刻骨銘心。有一句話我特別有感觸『如果你不知道你要去哪裡,那麼你現在在哪裡一點也不重要。』


  很快,二月要來了。我心想機票都買了,正巧也有教會的朋友想一起來墨爾本,不如就回來看看大家,於是又回到澳洲。記得在我要再次回台灣前的某天深夜,我跟上帝說:『除了你以外,我已經甚麼都沒有了;我將自己完全交給你,請你來引導我的生命』,那是一個不帶有一絲期待的禱告。但是人的盡頭就是 神的起頭。隔天主日結束後,有位弟兄跟我說,他在禱告時心中看到我,願意先資助我半個學期的學費。聽到這句話,我當時的感覺就像是上帝告訴我別太快放棄,再多走幾步試試。

  當我五月回到台灣後,便又重新開始申請學校。代辦建議我可以試著考學校的入學考,再讓學校依照程度來決定語言學校的週數。依照我雅思的分數,我需要10~20週的語言課程。這邊有個小插曲,在我考試當天結束回家時,代辦打電話通知我學校忘記發作文的題目,所以請我帶回家寫完再補上。然後很奇妙地,學校通知我可以直接入學,不需要再補讀語言學校。除了神蹟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詞來解釋。

  就當我信心大增時,外公突然嚴重肺積水以及脊椎壓迫到神經而住院,不僅需要高額的手術費用,後續的復健以及看護也是很大的負擔。我再一次感到絕望,彷彿上帝跟我開了一個玩笑,先讓你看見一絲希望,卻又突然將這扇門關上。不過在照顧外公的過程中,雖然辛苦卻也有值得感恩的事情,我們聊了許多以前從沒聽他說過的故事,就好像重新認識外公一樣。我們全家以及其他親戚也因為這樣彼此有機會凝聚在一起經歷這些困難,感謝神給我們這樣珍貴的回憶。


我在十一月初繳完了第一期學費以及保險等費用,只等移民局寄體檢單了。可是到快十二月中都沒任何消息,而聖誕節連假快到了,因為澳洲公務員辦事的效率非常差,當時代辦擔心如果沒趕在連假之前完成申請的話,很有可能會趕不上明年二月的課程,而寫信給移民局也沒任何回應。原來之前的醫院因為我血壓超標沒送出體檢單,所以系統一直卡在那裏,移民局那邊也沒辦法發新的體檢單下來。現在只能先把舊的體檢單送出之後,才能申請新的體檢單。問題是醫院方面一直以我的體檢時效已經超過一年不可能會通過的理由堅持不幫我送出,然後在我很有誠意的打了第七次電話之後終於願意幫我送出了,很神奇地,第三天代辦通知我的體檢也過了,所有的申請都完成了!就跟我的英文一樣,到現在我也還是覺得這個結果很不可思議。

 我的外公突然在一月七號去世了。雖然傷心,但對我來說也總算是少了一個牽掛,可以更放心也更專注的去完成我的目標。後來想想,或許是上帝明白我們全家的極限在哪裡,按最完美的時間點接我外公回天家了。

  另外,因為不確定能否順利入學,我一直沒有買機票。當初在七月份看的機票,到一月份再看的時候幾乎是兩倍的價錢。在這件事上我再一次經歷上帝的美意,知道如果祂要帶領你走這條路,即使在一些小細節上也會有祂的祝福-我非常幸運地在最後兩個禮拜用很便宜的價錢買到回澳洲的機票。


  在出發的前幾天,我和台灣的牧師有了一點分享的時間,內容差不多就是上面的故事,我說就像是最後關頭,所有的路都通了。而牧師的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刻:『有時候其實上帝早就已經為你開好道路了,只是不是按照我們的時間;而是按照祂的時間。』以我之前的想法,一定認為起初直接申請學校就順利通過最完美,何必要多浪費這兩年的時間?但現在回首過去,神的時間實在是高過人的時間。我在這兩年中,學到很多上帝要我學習的功課。感謝神讓我在這段經歷當中更加堅定自己的信仰,也期待這段留學旅程經歷祂更多奇妙的帶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