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步過紅海

大家好,我是Abe,18年2月份來到墨爾本上本科,然後就通過墨大中文基督團契來到榮耀城,認識了弟兄姐妹們,開始一起參加小組團契和主日。

要說我的性格,用‘乖張’兩個字來形容是再貼切不過了,從小到大,我一直是處於一個很浮躁且矛盾的狀態,在與人交往的過程上尤其可以看出來,陌生人面前就非常閉塞,害怕與陌生人接觸,很難信任他人,經常拒接他人;而在很熟的人面前就十分的隨便,經常會說很多不經過大腦的和幼稚的話去傷害我身邊的朋友和親人,非常擅長把人際關係弄的僵硬,缺乏安全感。很多時候有很多的感情和問題無處釋放,沒有合適的辦法就一直憋在心裡,往往會有爆發和不好的後果。

其實這些問題我自己很多時候也能意識的到,但是由於我的軟弱我卻無法克服這些罪惡的網羅,深陷在勞苦愁煩中無法自拔,到了高中相對有了相對寬松的環境和當時的風氣,我就被世界所影響,學會了通過身體上的快感來釋放各種不同的情緒,具體表現就是抽煙喝酒和沈迷於電子遊戲,通過瞬間的快樂來解放自己,但是往往之後還是會感到空虛和不安,但是當時我沒有辦法。

後來在2016年通過媽媽的帶領接觸到了基督教,認識了基督耶穌,並且在去年年底受了洗,這個過程有很多的收穫,神也在我身上行了很多奇妙事,對我有很大的保守,使我有很大的得著,讓我遠離了以前的很多罪惡過犯,讓我不再沈迷於肉體上的快樂,讓我認識到了我們自己和生活的意義。不過仍舊有些老我的部分一直在困擾我,主要就體現在還是一個自閉和自我的人,和人交流都是以自我為中心,不會考慮到他人的感受。今年來到墨大第一學期雖然來到了教會,基本上都參加了小組和主日,但是也僅僅局限於此,活動時缺乏與弟兄姐妹的屬靈上的交流和合一,只會和自己認識的幾個弟兄說一些無關痛癢的話,所以說參加的都是活動,而不是團契了,其實心裡還是不少失落的,因為在教會沒有家的感覺,參加團契和主日像是變成了一種煎熬,信仰變成了宗教,不免有很多嘆息。具體表現在來教會都一個學期瞭然而牧師都不認識我,前段時間參加alpha還以為我是新朋友 。

轉變就出現在這個學期,神給我了開了一條路,在社團(墨爾本大學基督徒團契)活動時,Liam(社長)問我願不願意做社團的secretary,當時還是感覺蠻突然的,因為從來沒有想過,所以挺不確定的,就說我回去再思考思考。回去之後還是很重視這事的,總覺得自己還是比較缺乏和沒有準備好,於是便通過禱告和讀經希望通過神的話語來得到一些引導,當時心裡挺矛盾的,因為都說起來這個職位還是要做不少事情的(其實貌似也沒有多少,可能是我做的還不夠好吧XD)再加當時感覺課業還是挺多的,但是屬實挺想去通過這個職務去鍛鍊自己,因此尋思了有不少時刻。直到有一天我是得出結論——我願意去做這個職位了,因為有一天到神的靈感動了我,對我說:「這是我給你的機會讓你去克服自己的軟弱,不要再拿那些荒唐的藉口來欺騙自己了,你需要這個機會來跳躍。」感謝主給我的信心和勇氣,我就接下了這個職務。奇妙的事情就發生了,在之後的主日和活動里,我的心就被主打開了,整個人都敞開了,之前與別人之間的那種隔閡消失了,慢慢就學會了與人有一種正確的方式去交流並且認識了很多的朋友,那時候我才發現其實我心裡一直的懼怕在主的動工下不過是紙老虎而已,是我的小信阻攔了我,這種跳躍和改變是一瞬間的事情,讓你突然認識到之前的錯誤。之後受到了牧師的呼召要開始服侍,為了能更好的進步,我選擇了在招待中做實習生來學會如何認識別人,關懷陌生人。不單單是在與外人交往有了進步,我也開始學會謙卑順服,慢慢修復之前那些破損的關係,與親人,好友之間的交流更會想到他們需要什麼而不是只關心自己了,我的性格也開始變得溫和好相處。

感謝主讓我能夠有這樣的改變,有可能在外人看來這樣的改變並不會有什麼實質上的好處,但對我來說卻是一大進步,改變了一直的錯誤,釋放了我,讓我脫離了勞苦愁煩,能更好的親近神和身邊的人,還有什麼能勝過這個呢。我也因此學到了在信仰的道路上,我們雖然因著信過了約旦河,但是還是會遇到困難,所以需要我們通過一生來跟隨主,我們要過這紅海,要將腳踩下去,水才會開,而這個就需要強大的信心,讓我們能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過去,走向聖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