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聽禱告的神

大家好,我是小毛子。一年多前剛來到墨爾本讀書,也同時加入了榮耀城教會。因為我們是自己找來教會的,那時候一個人也不認識,我跟主禱告說好像在這裡不是很有歸屬感,新的教會跟家鄉的教會很多不同。神那時候回應我說:「孩子,你信主快五年了,該是成熟的基督徒了,我帶你來這裡不是要人來照顧關心你,我要用你來祝福這個教會,城市,甚至國家。」 於是我繼續問主「主啊,我願意,可是要怎麼做呢,我什麼也沒有,會的也不多。」神回應了我六個字:

「用禱告來祝福。」

我一直有一個禱告本,用來記錄我的代禱事項。那時候我就開始主動認識人,把瞭解到的每個人的需要都寫在禱告本上。下面我分享其中的兩個禱告。

第一個禱告。一年前澳洲的同性婚姻運動如火如荼,幾乎每個月都有大型的遊行活動,看著人們打著各樣關於真愛的標語,製作各樣的宣傳品,甚至教會都掛出了支持同性戀的橫幅,我感到非常難過。因為我知道,真正的愛,只有在基督耶穌里。當教會開始跟隨世俗輿論,傳揚世俗的價值觀,而不是讓世界感受到屬天的愛與平安的時候,這個國家的屬靈狀態真的很堪憂了。

於是我開始為墨爾本和整個澳洲禱告,求主復興澳洲的基督徒,復興這裡的教會,讓基督那真正無條件的愛觸摸到更多的人。可是那個時候身邊沒有人有同樣的感動,沒有人回應我的分享和感動,那段時間我開始懷疑的問神:主啊,這樣的禱告是符合你心意的麼?為什麼我沒有看到任何果效?為什麼好像只有我覺得擔心?在那一年時間里,神都沒有回應我。

直到11月我們去參加了Awakening Australia特會。站在那個會場里,跟上萬的基督徒一起喊著Australia for Jesus,我終於明白,神在用一個如此盛大的場面回應了我的禱告,有無數的人一直在默默的與主同工,為要拯救這個國家更多的靈魂。當整個會場一起敬拜的時候,當我們湧入街頭去佈道為陌生人禱告,當看到無數基督徒從澳洲各個城市專程飛來墨爾本為要一起祝福澳洲的時候,我真的無比感動。

就如經上所記: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哥林多前書2:9)

就像牧師說的,神對澳洲的心意,一直都是好的。而我們作為基督徒,不是要看澳洲如何接納我們,而是我們要如何祝福這個國家,我們不是來自中國,台灣,馬來西亞,我們是來自天國,要祝福未得救的靈魂。

牧師說我們是唯一的華人教會取消自己主日來合一聚會,現在我真的明白,為什麼神把我放在榮耀城,這裡就是我的歸屬。

第二個禱告。信主雖然6年了,每一次有傳福音的活動我都會參加,但是一直以來我都不是一個很擅長跟陌生人開口講話的人。但我知道,傳福音非常重要。於是我開始禱告求主興起教會的傳福音大軍。在Awakening前一周的Flood街頭佈道活動中,我開始看到教會里很多弟兄姐妹興起,像Esther、Winnie,JJ,佳偉等等。而我自己也好像開了竅,跟著大家一起同工,開始很自然的關心街上遇到的陌生人。

雖然我一直積極參與傳福音,也時常用各樣的機會跟身邊人分享我的信仰,但信主六年真正因為我信主受洗並留在教會的人是沒有的。我特別希望主給我更多的屬靈的果子,也一直為這個禱告。就在Awakening特會第二天的,我們在Crown的河邊遇到了獨自坐著的一個姑娘,於是跟她聊天。沒想到她非常敞開,聽我們為她禱告就開始流淚。當晚跟我們去Awakening,就做了決志禱告,第三天就滿心歡心的去參加了集體受洗。我竟然成功帶人信主並受洗了,這真的太美好了!

聖經說「他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

去參加Awakening的集體洗禮就很深刻的體會到這句經文。那時我看到好多滿身tattoo,滿臉各種環,身上很多好像是吸毒留下的印記的年輕人來受洗。他們特別單純喜樂的一起唱贊美詩的時候,真的讓我很感動。很多人真的非常破碎,但神愛他們,看到他們可以終於回到主的懷抱,真的讓我忍不住感嘆:還有什麼能讓我與你的愛隔絕。我們大部分人生活的非常幸福,有時候會淡忘還有那麼多破碎的靈魂需要找到歸屬。也許就是一個邀請一個關心,就能讓一個失喪的靈魂回到天父懷抱。

感謝主,上帝是信實的,祂一次又一次回應我的禱告,也讓我在不斷的禱告中更加認識祂,明白祂的心意。